新闻中心

秘密:被中纪委带j9九游会走的人

作者:j9九游会 发布时间:2022-09-07 12:43

j9九游会来源:内容综合《中国纪检监察报》、法制晚报、网络等

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强,各级纪委在带走贪官是会采取不同的方法。这也是根据不同情况设置的,违纪违法官员“双规”前最后的露面场所,有住宅、单位、饭店、机场等。其中,涉案官员在会场被带离的情况相对较多。

——————————————

j9九游会中纪委披露从会场上带走贪官情形

——————————————

纪检监察部门在会场上下手的3个特点:不动声色突然袭击、一举击溃贪官心理防线、警示震慑作用强大。

j9九游会例子:“五毒局长”会场上被带走

广西北海市有一个被当地群众戏称为“五毒局长”的陈全彪,35岁即提任正处级领导干部,在当时的党政机关可谓凤毛麟角,前途一片光明。但此人满脑子财与色,不但收受下属及管理和服务对象的166万元,还打起了渔船更新改造补贴的主意:通过假拆、假更新等手段,攫取近600万元。

纪委带他时是在一场会议上,那是2016年4月26日,北海市纪委在该局召开全体干部警示教育大会,通报下属梁家禄严重违纪问题。在迎接市纪委工作人员时,陈全彪还连连表示“歉意”:“梁家禄出事,我作为一把手有责任,没管好干部带好队伍。”谁知,更劲爆的消息等着他——当全体人员坐好后,市纪委工作人员宣布,陈全彪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会场顿时鸦雀无声,陈全彪双眼充满恐惧,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被执纪人员从会场带走。

j9九游会例子:突然袭击拿下万庆良、姚木根

秘密:被中纪委带j9九游会走的人

2014年6月27日下午,万庆良正在省委开会,会议刚进行一半,纪委办案人员出现在会场,将其带走调查。知情人士称,当时他被多人拥簇从省委一号楼常委会议室出来,没有经过庭院,专梯下到停车场赶往机场。“老万走路不太稳,一直由两人携扶。”

j9九游会秘密:被中纪委带j9九游会走的人

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也是相似情形。2014年3月21日,姚木根正在山东出席一场有关水利方面的全国会议,在会议现场,姚木根被直接带走。

贪官被带走的会场除了如上文所展现的看似一切正常的会议,还有一些是为“请君入瓮”而专门召开的会议。

在这方面最为典型的就是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当时他正在主持召开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会议正在召开中间,省委通知杨卫泽前去省委开会,市里的会议因此休会。知情人士说:“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十五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有几位官员透露:“方便办案才是首要考量,腐败官员警惕性最低的时候,往往就在会场中。”在会场带离涉案干部,只有极个别人情绪激动,大多数人都“平静配合”。他分析,贪官心中虽已乱如麻,但毕竟不愿被众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例子:洛阳原书记电梯口被带走

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身上。2013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他被纪委人员从“部长楼”带走。当纪委人员按门铃时,刘铁男还强装镇静说:“有什么事?请在外面接待室稍等一下。”纪委人员和随行武警很快撬开了门,刘铁男随即扑通一声中央纪委监察部通报2012反腐成绩单,跪倒在地,一面浑身发抖,一面语无伦次地求饶。

至于在会场上带走贪官所引发的震撼警示作用,直接传导给了所有与会人员。这种前一秒还高坐在主席台上意气风发,突然就成了反腐典型的反转剧引发了他们深深的思考。

秘密:被中纪委带j9九游会走的人

比如2016年首虎、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落马前一天,还出席了洛阳市委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还公开会见了前来洛阳考察的客人。2016年1月15日下午,陈雪枫参加完一个会议后,正在电梯口跟市委常委某领导说话,被突然而至的调查组围住后带走。

据在场官员回忆,“整个过程非常迅速,就一小部分人看到了中央纪委监察部通报2012反腐成绩单,当时大家都蒙了。

——————————

纪委为什么爱从会场带走贪官

——————————

在中国,贪官被在会场被带走据说更多地是“考虑方便办案”。

纪委的“私人定制”会议

据透露,纪委干部先与涉案官员的上级主管领导通气,让对方安排一个“有一定级别”的会议,但不会具体说破。待会议召开后,办案人员守候在外中央纪委监察部通报2012反腐成绩单,通过场内传出的短信、监控画面等信息,实时了解会议进度,再相机行事。涉案官员被带离时的会议一般规格较高、与会领导多。这种情况下,他们请假缺席的可能性低,且容易因身处其间的“优越感”而麻痹大意。不过,高规格的大会并非随时召开。根据办案需要,有时要为调查对象“私人定制”。

“安排这样的会议,对方主管领导政治上必须绝对可靠,还要有出色的应变能力,压得住局面。不能事儿还没办反先自乱阵脚,那就露馅儿了。”某地纪委案件检查室王主任表示。

秘密:被中纪委带j9九游会走的人

当然,也有因为主要领导缺席而导致会议取消的情况。2013年10月28日下午两点半,按计划,遵义市要召开传达中央相关精神的电视电话会议,由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主持。就在当天下午1点钟,习水县县委一主要领导接到市里打来的电话,通知会议“因故取消”。晚上8点多,他看到新闻,新闻里传来了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落马的消息。

2014年6月27日下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正在省委开会,会议刚进行一半,纪委办案人员出现在会场,将其带走调查;今年1月,河北省人大原常委梁树林和刘学库,在该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即将闭幕时在会场被带离。与之相似的,还有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东莞市原常务副市长梁国英、无锡市委原书记毛小平等。

前述干部透露,纪委办案特别讲究“时机”,对涉案官员采取行动,多在这些“按部就班”的会议上。此时,被调查对象的行踪、动向都尽在掌握中。

据了解,为涉案官员“定制”会议多须周密部署,保密性强、协作性高。纪委干部先与涉案官员的上级主管领导“通气”,让对方安排一个“有一定级别”的会议,但不会具体说破。待会议召开后,办案人员守候在外,通过场内传出的短信、监控画面等信息,实时了解会议进度,再见机行事。有的“当众宣布”,有的“中场带走”

据媒体报道,2011年9月29日,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召开局长办公会议。纪委工作人员“意外”出现在会场,宣读文件后,将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于国铭、李沧区公安分局局长冯越欣直接带走。

梳理发现,涉案官员多在与会的休息时段被带离,且常常被单独叫走。

2011年8月19日,新任河南漯河市长41天的吕海清在市政府五届六次全会上发表施政报告。吕海清正在台上进行上半场发言,中央纪委和河南省纪委的官员就来到了现场。半小时后,主持人宣布休会10分钟。吕清海被叫到了贵宾休息室,办案人员向他宣读了有关决定。当天的会议后来就此打住,吕清海再也没有回到会场。

某地纪委案件检查室王主任向记者讲述了一个他参与查办的案子。他所在的案件室对一名金融办主任实施“双规”,便在金融系统内安排了一场中层以上干部参加的大会。会议开始后,办案人员并未进场,而是托人以“朋友求见”的名义把被调查对象请出。

被带离者大多数“平静配合”

秘密:被中纪委带j9九游会走的人

带离涉案干部时,纪委办案人员先要“自报家门”,随后“验明正身”—“我们是XX纪委的,你就是XX同志吧?”一般听到这样的问话,被调查者心知肚明。

特别是置身会场,当这样的问讯突如其来,贪官们更加措手不及。

前述金融办主任走出会场,看到纪委干部,以为真是熟人相见,还主动握手寒暄。但当办案人员按照规定核对其身份时,他立马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前述纪委副书记表示,在会场带离涉案干部,只有极个别人情绪激动,大多数人都“平静配合”。他分析,贪官心中虽已乱如麻,但毕竟不愿被众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当然,也有部分贪官整日处在惶恐之中,因为心虚而对开会充满警惕。

2000年3月1日,原河北省国税局党组书记李真被通知去省委开会。此前,外界已有对其启动调查的传言,这让李真隐约感到情况不妙。赴会场前,他特意电话咨询“大师”,问自己此去是否会有事,“大师”向其保证没事。但是哪里想到,刚一到场,李真就被“双规”。

飞机场“失踪”的客人

在中国,除了在会场上,涉腐官员还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被带走?

2014年4月12日,中国科协党组原书记、副主席申维辰从南昌返回北京。当天下午,飞机平稳降落到首都机场,然而,航班上的几名乘客在下飞机后却失踪了,其中就包括申维辰。

秘密:被中纪委带j9九游会走的人

几名接机男子在国内到达出口等候多时,可是直到乘客全部走光,他们要接的“重要人物”及其三四名下属仍没有出现。电话均关机,机场工作人员也一无所知。请示了领导之后,接机人选择报警。而事实真相是,中纪委工作人员在机场将申维辰及下属直接带走。

对于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的带走地点,有两种说法:有人说李春城是从北京首都机场被带走的,亦有人说他在成都座落于浣花溪畔的豪宅别墅被带走。多人提及了纪检人员出现后李春城的第一反应,“他要求上厕所中央纪委监察部通报2012反腐成绩单,并试图抠出一张手机卡扔掉”。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在去年2月26日晚间从天津其情妇处返回首都机场准备回太原时被控制的,同时,其天津情妇的住所被搜查,查抄到古字画等物品。

作为交通枢纽的火车站,同样也可以成为“抓人”的地点。湖南岳阳市委原常委、副市长陈四海在岳阳东站被带走,但抓人的便衣并非来自纪委,而来自检察机关,所以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列。

陪领导考察途中

还有的官员“倒”在了陪同领导视察途中。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在十堰市丹江口库区陪同上级领导视察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期间被中纪委带走。2013年11月底,郭有明落马的消息在中央纪委网站通报。

运动后回家

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原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的被带走情形被媒体报道的颇为详细。

据《广州日报》报道,7月3日晚上,李俊夫是在7月3日晚从位于越秀区的寓所中被纪检人员带走。李俊夫的作息颇为规律,常常会在傍晚外出运动。被带走当天,李俊夫像往常一样在傍晚6点多身穿运动服外出。李的寓所在高档住宅小区内的大厦高层,晚8点左右,有邻居发现楼梯间有4名穿便装的男子在抽烟,且一言不发。因大厦属于高档住宅小区,平时少有闲杂人员,邻居心生疑虑,便马上通知大厦物管。保安人员回复称,4人正执行公务,请他千万不要多管闲事。

j9九游会大约晚上10时多,李俊夫运动回来。邻居听到他在寓所门口与这4名男子高声说话,情绪相当激动中央纪委监察部通报2012反腐成绩单,惊动了四邻,不过很快便被带走。邻居看到,李被带走时仍穿着那身运动服。

上一篇:国j9九游会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 (2009年施行)

下一篇:备受瞩目:李j9九游会克强会见2019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奖外国专家